• 週日. 5 月 19th, 2024

【風水大師能驅鬼神】風水師不會驅鬼 |風水師可以驅鬼嗎 |十大驅鬼方法 |

By風水 玄學

2 月 18, 2023

風水師不懂捉鬼嗎?是。風水風水,鬼神還鬼神,兩樣是派系來,科學講法是學科,中間有fusion。並非你去叫風水師去幫你驅鬼,十個有八、九個會你做,包括我我師傅。但如果你去寺廟或者教會求救,他們可能宗教力量幫到你,因為鬼神、宗教屬於同一個學科。但你找他們去看風水,可以,因為屬地理科嘛,讀宗教、神學同學仔無修讀地理呀!

但是這十幾二十年有好多風水、寺廟業員,風水同鬼神crossover了,可能有風水師加了些鬼神説或方法到風水當中,或者有些寺廟、宗教行業人士修讀了風水科,其fusion一起,久而久之讓大眾以為風水同鬼神有關。因為搞得迷信些、些可能多點人信吧,如果赤裸裸告訴你風水其地理科,普羅大眾可能覺得太普通、無賣點,吸引他們覺得。但無論如何,經典風水典籍沒有鬼神有關內容。(二之二)

能驅鬼護身玉件,多是高人開光,這種玉件是含有一種「氣」,受到陰邪時候,可自行激發,保護佩戴者。

另外一種玉存在於地理環境開發玉,天然磁場(或者是「氣」)滲透玉件,高人開光玉件,效果更佳!

話説「人怕鬼三分,鬼七分」,現代很多説中有類似描寫,感覺時候,聲喝罵,可驅鬼。不過有沒有用,編表示沒試過.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屠夫身上煞氣,殺豬刀牛逼,一把殺豬刀掛樑上,保平安,有大哥大姐可以嘗試下。

尿液這種本汙穢物,遇到鬼打牆之類事件,一泡童子尿,。

祖先牌位是有一種力量,可能是祖先留下「氣」冥冥中保護著後人,,祖先牌位無緣無故倒地,這種事情是忌諱!

「柳枝打鬼」説法廣泛,柳枝本身屬陰,有沒有用不得而知了,試過大神,可以説説~

這個消息傳出後,我家原本院落起來,每天門庭若市,車水馬龍,來人絡繹不絕。來這些人是北方風水界各路人物,他們來我家是同一件事,勸説我爺爺放棄這個決定。

但是無論他們怎麼勸,爺爺是那一句話,“這事,這麼定了。”

有人失望,嘆着氣,搖着頭走了。

有人憤怒,指着我爺爺破口罵,臨走砸了我家桌子。

有人過分,逼着我爺爺退出江湖之前,他們算一卦,不然話,他們賴着走了。

我二叔年輕氣盛,見這些人這麼講規矩,怒,回屋拿出了他七星寶劍,衝那些人吼道,“誰敢逼我爸,我弄死誰!”

一聲虎嘯,山林,所有人説話了。

爺爺條斯理抽完了煙,掐滅了煙頭,站起來揹着手走了。

見老頭走了,眾人面面相覷,他們看了看殺氣騰騰我二叔,站起來,灰溜溜走了。

我爸身爺爺長子,他們送到了村外。

有一個人臨上車時,轉頭指着我爸鼻子惡地説了句,“君玉,回去告訴四叔,他這事做不仗義!吳家欠我們,你們早晚得!”

我爸迎着那人目光,淡淡的説了一句,“,我會讓我弟弟轉告我爸。”

那人一聽,二話説,上車走了。

那後,沒人來了。

我爸後來對我説,爺爺了我,整個江湖得罪了。

我們吳家雖然不是什麼玄學世家,但是我爺爺,祖上十三代是風水師。只是我們這個家族因為某些原因,姓氏總是改來改去。比如家譜上寫着,宋朝時候,我們姓慕容,到了明朝時,我們姓沐了。姓了兩百多年沐後,到了清朝,我們改成了吳姓。

我爺爺叫吳念生,是吳家第十四代傳人,四十年前,他是江湖上卦師,人稱梅花聖手吳四爺。因為他梅花數,人斷卦分毫不差,所以不止老百姓請他斷卦,風水圈裏很多風水大師遇上事,會悄悄的趕來滄州南河鎮,找我爺爺他們斷上一卦。

因為如此,爺爺風水圈地位很有意思,名氣,沒有任何一個大師敢於輕視他。所有人見了我爺爺,不管年紀多,身份多,得恭恭敬敬尊稱他一聲四叔。

爺爺十六歲出道,五十六歲封卦,四十年間,他一共人起卦三千二百九十九次,沒有一個落卦(不準,不應,不驗)。爺爺是一個傳奇,他那個時代,他那些風水大師們神。

風水師來説,五十六歲並不是該金盆洗手年紀,爺爺做這一切,確實是了我。他説人一輩子能起卦是有數,他這輩子,能驗三千三百卦,算完了這個數,他不能碰這些了。

他要這一卦留我,留給他唯一嫡孫。

所以,我出生後,他退出江湖了。

爺爺有兩個兒子,我爸是長子,叫吳君玉,我二叔叫吳君懷,取自道德經七十章——知我者希,我者貴,君子褐而懷玉。我名字叫吳崢,是爺爺給取,他説崢者俊,出世絕塵,説這個孩子命格清奇,有仙府之緣,道家隨緣而動,世無爭,叫他吳崢吧。

我名字,這麼來。

爺爺退出江湖後,大部分心思傾注到了我身上。我時候體弱多病,三天兩頭發燒,拉肚子,我爸媽半夜帶我去醫院。斷奶後,爺爺我抱到了老宅裏,照顧我。

説來怪了,爺爺一起住後,我沒生過病。

我童年和別的孩子,我愛人説話,總喜歡一個人躲。不上學時候,大部分時間我是一個人爬到房頂上,看着天上白雲或者繁星,渾然忘我,一坐四五個鐘頭。

我媽怕我摔着,幾次爺爺反應這個事。

爺爺不以意,他告訴我媽,“這孩子,你們懂,別管了。”

媽媽放心,去我爸爸説,要求我爺爺身邊要回去,她要帶我。

我爸有這個念頭,幾次鼓足勇氣想和爺爺説,但是每次話到嘴邊了,生生的又咽回去了。沒辦法,説他懂事,忤逆爺爺了,我二叔那驢脾氣,一見了我爺爺,是屁放一個。

這是吳家家風,兒子父親面前,還不如個孫子有尊。

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我了。

我十一歲那年,爺爺六十七歲了,那年中秋節過後,爺爺開始教我吳家風水術數。我先學是風水,學得,我爸和我二叔學了二十多年沒學明白東西,我只用了半年左右全部學會了。後爺爺教我算卦,教我符咒,教我內功,教我練武術。

學習東西多,每天,我上學,鑽研我們吳家秘術,那段日子,充實。

三年後,我十四歲,上初中了,爺爺七十歲了。

過完他七十大壽之後,爺爺身體突然不行了,幾天,吐血不止,去世了。

彌留之際,他我爸,我二叔和我叫到身邊,讓女眷們迴避後,交待了三件後事。

第一,老宅和縣城新房子留給我爸。

第二,他所有存款,我十萬之外,其餘二叔。

第三,他京城有一套房子,留給我。

他説他走了後,讓我去京城,從此後,一個人住那。他告訴我爸和我二叔,誰我錢花,同時我出去打工,找工作。那十萬塊錢之外,我決不能碰吳家一分錢!

我爸和我二叔吃驚,他們説我是個孩子,這麼做……

爺爺擺了擺手,不容置疑語氣説,“這件事,這麼定了!”

我爸和二叔看了看,接着看向了我,目光裏是。

我明白爺爺這麼安排用意,懂得爸爸和二叔那眼神中深意,那時我,顧着傷心了。

交代完後,爺爺讓我爸和二叔出去了。

房間裏剩下我們祖孫倆了,他褥子下拿出一本紅布包裹着書,顫顫巍巍遞給我,“打開。”

我擦了擦眼淚,接過來打開紅布,裏面是一本線裝古書,上面寫着這麼幾個字——洞玄天機府秘傳十二金光劍訣。

我茫然看着爺爺,明白他意思。

“這是吳家命……”爺爺凝視着我,“吳崢,你它撕開。”

我一愣,“撕……撕開?”

“對!撕開!”爺爺聲音,而果決。

我聽爺爺話,顫抖着翻開那本書,心裏哆嗦,看向了爺爺。

我剋制住內心顫抖,吸一口氣,一把將書撕開了,分成了兩部分。

其中有一頁撕,扯開了,兩部分各佔了半邊。

爺爺笑了,鬆了口氣。

我哭了,哭了。

“傻小子,哭什麼呀”,爺爺強打精神,指揮我,“紅布撕開,它們包好。”

我含淚,撕開紅布,兩本殘書包上,雙手捧着遞爺爺。

爺爺沒有接,他意味深長看着兩個紅布包,如釋重負一笑,“你它們帶去京城,幾年後,會有林家後人去找你,到時候,你選一本交給林家人。你要記住,這書上密法是我們吳家命,爺爺沒教過你。林家人找到你之前,你可以學上面秘術,知道嗎?”

我茫然點了點頭,沒往深處想。

爺爺讓我書收好,接着叮囑我,“你要記住,你到了京城後,可以交朋友,但不能出去賺錢。如果有人找你辦事,你要問他姓什麼?記住,你第一次辦事是唐家人辦,所以姓唐找你,其餘人不管多麼報酬,你不能答應,明白麼?”

我使勁點頭,“嗯,我記住了。”

爺爺這放心了,語氣了些,“記住,爺爺交代你這些話,和誰不能説,你爸爸媽媽不行。爺爺走了後,你去京城,不要耽擱,學不要上了,到了京城,會有人你安排。”

“嗯”,我哭着點頭。

爺爺閉上眼睛,擺了擺手,“東西收好,去他們喊進來吧。”

我站起來,書裝進書包,接着來到外面,喊我爸他們進來。

我們再回來時候,爺爺面帶微笑,閉目而逝了。

我爸噗通一聲跪下,一聲長號,“爸!”

所有人跪下了,悲地,痛徹心扉。

爺爺出殯那天,路上出現了九條三米多青蛇,身上沾滿了白粉,送葬隊伍前爬行,彷彿在為爺爺的靈柩開路。那一天,有數百人各地後,全村男女老少,三千人一起,爺爺送葬。

九龍戴孝,千人送葬,爺爺身後事轟動了整個滄城。

辦完爺爺後事,爸爸帶我離開老家,我送到了京城,住進了爺爺留給我房子裏。這是一個老式宿舍樓,位於通州,兩室一廳,不算多,但是挺乾。我爸陪我住了幾天,我買了個手機,辦好了新學校手續,我入學後,他就回去了。

臨走之前,他一張銀行卡遞我,説,“這是你爺爺留給你十萬塊錢,省着點用,不夠了……”

他下意識想説,不夠了跟我説,了一下後,他衝我擠出一絲笑容,“不夠了,自己想辦法吧。”

“爸爸,我什麼時候能回去?”我問。

“爺爺説”,我説。

我爸裏淚水,拍了拍我肩膀,“照顧自己,你爺爺丟臉,知道嗎?”

我明白他意思,這輩子,估計我是回不去了。

我説話,點了點頭。

爸爸轉身上車,走了。

我看着他車去,他拐過路口,消失瞬間,我眼淚,奪眶而出。

我京城生活,單調。

因為一個人,所以我話少了,學校沒有朋友,放了學回家,所有課外時間,我全部用來研究風水術數了。這些秘術外人看來,但是我來説,研究這些是開心事。

沒有爺爺和父母陪伴日子裏,五行八卦,陰陽術數,風水陣法,符咒手訣,這些我夥伴。它們可以讓我忘,忘,縱然一個人生活,能活充實而。

唯一痛苦,我學了這麼多,沒有機會去施展。是初三時候,我喜歡上了一個同班女同學,那女孩我有好感。但是,她另一個小子追走了,成了他女朋友。

那段時間我痛苦,我想告訴那女孩,那孫子是騙你,他懂這些!可是我什麼也沒説,因為爺爺説過,我第一次人辦事是唐家人辦事,而那個女孩,她叫李菲。

初中畢業後,我和李菲以及那個小子考上了同一所高中。分班時候,我和李菲是同班,那小子我們隔壁班。後,他故技重施,泡上了另一位水靈女同學,李菲甩了。

李菲,那天晚上我喊到操場,哭着我説那小子和她分手了。

她抱着雙腿,哭梨花帶雨,雙肩顫動。

我伸出手,想安撫她,後,我於是敢。

這時候,她突然説了一句話,“我沒上他當,起碼我是……”

我如五雷轟頂,彷彿人刀背後刺穿了心臟。

李菲是想我暗示,若是換了別人,聽了這話該。但我不是別人,我聽到這句話後,本能明白了,李菲他……

見我説話,她扭過頭來,小心翼翼看着我,“吳崢,你……怎麼了?”

我知道該説什麼,因為我腦子一片空白。

片刻後,我勉強擠出一絲笑容,説了句,“沒……沒事……”

她知道該説什麼好了,場面有些。

了幾分鐘後,我站起來,“過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她沒説什麼,點了點頭。

我她送到宿舍樓下,她轉過身來問我,“吳崢,你相信我,我和張毅什麼!”

我想相信她,可是……

那一刻,我希望自己不懂術數。

我離開學校,騎着自行車一路飛奔,回到了自己家裏。進小區後,我去超市買了很多酒,回家一個人喝到了天亮。

我初戀,這麼過去了。

後兩年,李菲換了幾任男朋友,而我,無聞,喜歡誰,誰喜歡,直到畢業。

延伸閱讀…

風水師不會驅鬼- 晴報- 生活副刊- 星相命理

風水先生説:十大驅鬼方法

高中畢業後,李菲考上了北科大,去上大學了。

我參加高考,因為我知道,我沒有上大學命。讀了這麼多書,夠用了,知足了。

李菲拿到通知書那天,我打電話想要我出來。

我知道李菲是什麼意思,雖然我懂讀心術,明白李菲每次看我眼神是和別人。

這不是我自戀,我知道李菲心裏是有我位置,雖然她換了好多男朋友。是她看來,我既不會説話又什麼前途,而且於她暗示有迴應,可能是什麼希望和前途吧。

話説剪斷理,李菲這通電話,可能是想我正式做個了斷吧。

我了一下,後是婉拒了李菲請求。

了不了斷,什麼意義吧,我們兩個人自始什麼緣分,自尋苦惱。

掛斷電話後,我喝了一個爛醉如泥,我是承認,李菲離開於我來説是一。

了斷學業我,徹底成了一個宅男。每天散步和吃飯,剩下時間用來研究吳家秘術。

還是那句話,我不想紙上談兵,想各種辦法來驗收自己成果,比如算算明天天氣,明天交通,比如買些水果來代替五行擺個陣法什麼。

這樣倒地過了一個多月後,千等萬等林家後人於來了。

那天我趴在地板上欣賞自己擺陣法,門鈴響時候嚇了我一跳,開門後是個和我差不多女孩,相貌標緻,看着很。

我看有些:“請問,你找誰?”

女孩自我介紹,説自己叫林夏,是來找吳四爺孫子吳崢。

林夏屋裏瞅了瞅,完全沒想到眼前這個人吳崢本人吧?

於是我有些侷促地撓了撓頭,“我吳崢。”

“是你?!”林夏一臉,和我握手。

見我伸手,她有些,但是不失風度微微一笑,來是有禮貌,並催促什麼。

可我知道她是來做什麼, 即便千萬個願意,人拿了瓶可樂招待,然後回到卧室,壓牀底下兩個紅布包拿了出來。

爺爺説了,這兩個一個要林家後人,一個留給自己。

後,我是不能違背爺爺意願,拿出了一個,另一個牀底壓,帶着它走出了卧室。

別的他不在乎,不想在乎。

我繼續這個話題,打開了一瓶,問她:“你是學風水嗎?”

“是嗎?”我有些,終於遇見了同行,“咱倆聊聊唄?”

可林夏拿到書後顯得有些,她看了看時間,衝我笑道:“抱歉了,我得離開了。”

“去南方,哪裏成。”林夏摸着手裏布包,眼眶有些紅,“我爺爺去世了,臨死前叫我來找吳四爺孫子拿一件東西,拿到後得走。”

我心中瞭然,是一陣苦笑;“咱倆苦命……”

我點點頭,壓下心頭,“保重。”

“謝謝,你是。”

林夏走到門口,衝我伸出了手:“握個手唄,後就算是朋友了。”

這次我拒絕,握住了她手。

她笑了笑,轉身離開了。

而後收回手,站原地好久。

等到她腳步消失了,我這關上了門,深深地吸了口氣,傻傻的笑了。

林夏來過後,我於可以學習那本書裏秘術了。

但是我面一個問題,那,我錢花完了。京城這幾年,我監護人是我爸爸一個朋友,我叫他徐叔叔,我學費是他支付,但是生活費他不能我,只能爺爺留給我錢。

爺爺留了十萬塊錢我,雖然我省吃儉用,但六年下來,這十萬塊差不多了。

沒辦法,人找我辦事,我不能出去打工,那只能找人借錢了。

我我爸打電話,説我錢了,能不能借我點。

我爸説了句不行,電話掛了。

我楞了一下,心説這是親爸麼?可是想想爺爺留下話,我不能怪他,沒辦法,我徐叔叔打。

徐叔叔了一下,説,“吳崢,不是叔叔幫你,你爸説了,學費我可以你出,但是別的錢,我不能你,一分錢不行。叔叔你,可我聽你爸,,我這生意能有今天,是你爸幫我,你能理解麼?”

我説理解,還能説什麼?

放下手機後,我看了看箱子裏布包,箱子鎖上了。

吃飯成問題了,這時候研究秘術,我是怕自己餓死不夠。

我降低了自己伙食標準,每天一頓飯,方便麪加饅頭,菜買了,飲料喝了,手機套餐我改了。我要消耗降到,爭取堅持到唐家人來找我那一天。

延伸閱讀…

風水師可以驅鬼嗎?

風水閒談:驅鬼去囉!

這種日子過了一個來月,我身體吃不消了。

我才不過十八歲,吃得多吃年紀,一大堆東西進了肚過一會兒咕嚕嚕叫了,更何況這是每天一頓飯,我餓得眼睛了,連窗台上養了很久綠蘿揪下來吃了,説研究術數了,我躺牀上啥幹感覺馬上要去世了。

我日日掰着指頭數日子,着唐家人來拯救自己。

沒過幾天,有人敲門來了。

我滿心歡喜迎着人進來,“你好,你是來……”

我望着眼前這個金光閃閃大土豪,口水地嚥下去。

那人沒有發現我,有些尊敬地問道:“您好,您吳四爺孫子,吳崢吧?”

“還!太好了!”土豪一拍大腿,説,“我呢,想請您我姨媽看個病,您看……”

“姓趙,我叫趙……”

我臉唰變了,做了一個“請”手勢:“,您另請高明吧。”

“啊?不是,報酬事兒説,只要您能救我姨媽……”

土豪沒料到我態度轉變這麼,擋着馬上要關上門,説着。

土豪甘心,拍外面説了好多話,我是一聲不吭。

不過土豪事兒是個信號,自他後好多人踏破了門檻想要找我辦事,我全都閉門不見。

有人了見我,直接帶了幾萬塊紅包來了。

我哭了,望着錢不能拿。

百家姓來了,沒有姓唐。

我急死了,馬上要餓死了。

時間一天天過去,一天一頓飯日子,我過下去了,身上剩下兩塊多錢了,電話費沒錢交了。

瘋了,辦法了,我着頭皮李菲打了電話,問她能不能借我點錢,現金。

李菲二話説,掛了電話趕來了我家,一見我餓皮包骨頭了,她哭了。

“哭什麼呀?”我一笑,“最近,減肥呢……”

“你怎麼回事?”她看着我,“怎麼成這樣了?”

她擦擦眼淚,拿出錢包,掏出一沓錢我,“你着,我過幾天你送一些來。”

我着臉,接過錢,“我後會加倍你。”

她拉着我,轉身走。

“呃……”我想説不用了,但身體,“吧……”

下樓時候,我腳了。

李菲扶着我來到小區路口一家烤鴨店,點了幾個菜,一盆疙瘩湯。她讓我一下子吃多,怕撐着。

我顧不上形象了,菜上來後,我狼吞虎嚥吃了起來。

李菲含淚,看着我,不住我夾菜。

吃着,一個髮女孩走了進來,她身後跟着一個男人。

我,是那個趙土豪。

“哎呦沒錯!表妹,他那!他!”趙土豪一指我。

髮女孩一皺眉,看看趙土豪,那眼神有點不敢相信。

“哎呀是他!吳四爺孫子,這麼大!”趙土豪趕説。

女孩一聽,來到我身邊,衝我伸出手,“您好,我叫唐思佳……”

我手一顫,筷子掉了。

唐家人,終於來了。

其實唐家人,來了,只是我誤會了而已。

吃完飯後,我上了唐思佳車。

李菲目送我們去,那一刻,她神情有些,她有點知道,我是什麼樣人了。

唐思佳今年二十五歲,是一家知名跨國科技公司中華區總負責人,年有説,關鍵是,人得,是她身材,。

路上,她我説起了她媽媽事。

“我媽媽中邪了,一個女鬼附身了”,她説,“這個鬼難纏,我們找了很多人驅,是治標治本。”

“當時管用,但超不過兩天,那鬼會回來,然後找驅那個人,他那套方法不管了”,她説,“好像這個鬼有抗藥性,找人,它。折騰了幾次之後,我媽媽身體。後來沒辦法,我花重金,託朋友介紹,求一位西山隱居道長出山。但那道説,他管不了這事,他了我您地址,讓我來找您。可當時我媽媽發作,我脱開身,所以讓我表哥來了。可我表哥回去説,他話説盡了,您不管這個事……”

她眼圈了,聲音哽咽了。

我有些,臉陣陣發燒,心説我怎麼知道他是你表哥?要是知道話,我不用挨這些日子餓了。

心裏這麼想,但表面上我,見她哭了,我她手邊紙抽裏抽了一張紙遞她。

“謝謝……”,她擦擦眼淚,“後來我繼續找其他人,這段時間下來,京城能找人找了,可是沒用,那鬼不但制不住,而且。昨天晚上,它回來了,我們從家裏轟了出來,揚言説我找人來驅它,它殺了我媽媽。我崩潰了,沒辦法,只好去西山找道,道説,這事只能找吳家少爺,他讓我來找您,所以,我來了。”

她看看我,“吳老師,這事請您千萬多費費心,只要能治好我媽媽,花多少錢都行!”

我説話,着頭皮點了點頭。

説話,我心裏底。

我學了七年吳家秘術,但沒實際使用過,第一次辦事這麼棘手事情,心裏法有底。人這樣,平時機會檢驗時候,總想找機會,各種辦法試一試自己本事。現在機會來了,心裏有些發怵了。

人命關天,容不得糾結,不管即要面對是什麼,我既然上了唐思佳車,這事只能管了。

唐思佳房子昌平區,是一座棟別墅。

下車後,我看了看那房子,問她,“家裏還有什麼人?”

“只有我媽媽”,她説,“之前有個保姆,我媽出事後,她嚇得辭職了。昨晚她我們轟出來後,我敢再回去,直接和我表哥去西山了。”

“門打開,我自己進去”,我吩咐。

“您自己?”她放心,“能行麼?”

“那鬼現在控制着你媽媽,你們靠近話,她會殺了你媽媽”,我解釋,“我自己進去,她察覺。”

唐思佳了一下,看了看身邊趙土豪。

“爺説有道理”,趙土豪説,“表妹,咱們既然請人家來了,聽人家。”

答案是有,我來解釋一下,鬼八字上屬癸水,所以本質水。那我們廟中看到驅魔,其實用八字解釋,火去剋水,讓水消失。所以我們會看到廟公廟婆幫人驅魔時,總是拿著一束那邊畫來畫去,然後嘴巴念念有詞。

但除此之外,命理上有什麼辦法可以達到此效用?此我介紹幾種方式:

1.羅盤,風水師手中羅盤是一個可以驅鬼工具,我相信你知道,總認為那只是用來測量方位工具,其實羅盤裡面藏有很多宇宙密碼,而鬼東西是不想知道這些密碼,所以家中放一個羅盤勢有驅鬼效果。

2.鐘,時間一到會噹!噹!噹!叫。這可是一個驅鬼東西喔!因為鬼東西不想知道時間,靈界世界中是沒有所謂時間,所以異體是不想知道時間,否則時間到了,她們到另一個世界,所以鐘是一個你知道驅鬼工具。而石英鐘是風水物,石英鐘是化解風水學上二五最佳工具,但相對,石英鐘國捐軀,你發現你家石英鐘時掛點,那你知道你家磁場是。

3.那有一種叫馨東西,銅做大碗,廟中你會看到,然後時間一到,你會看到廟公廟婆去敲─敲發出噹噹噹聲音,其用意請菩薩出定,那所有鬼怪要離,我們家中這種東西,但有一種東西可以替代,那銅囉,你銅羅一敲,噹一聲,會化二黑五黃,鬼東西跑開。

0 结果0 结果